福元昌一提茶能賣2311萬,原因在這里

  2019年6月8日晚20:00,我們來到了美麗的告莊,于莊嚴的大金塔下,于熱鬧繁華的星光夜市旁——老字號王者福元昌舉行茶會,福元昌董事長聶素娥傾情解說,茶界大咖周重林老師干貨分享。悶熱的天氣也擋不住大家品嘗老字號風味和追星的熱情了,何況這福元昌告莊體驗店,書香沉木,茶韻悠長,讓人一走進來,便倍感舒暢。

  茶會還沒開始,樓下便三三兩兩地坐了不少與會茶客。小編粗看一眼,驚覺來賓皆是氣度不凡,女的端莊持重,男的氣宇軒昂,不由心中一動,果是好去處吸引好兒郎。

  茶會伊始,伴著悠揚的古琴聲,美麗的傣族姑娘為我們奉上了三杯靜心茶,大家靜心止語,享受滋味與安寧。茶水飲畢,聶素娥董事長為我們詳細進行了講解。

  聶素娥:感謝大家來參加今天的復興沙龍,今天來的朋友有產地做茶的茶人,有來自銷區的茶友,甚至還有來自老藏區-澳門的茶友,我們一起相聚在福元昌,聊一聊福元昌這個老字號。福元昌傳芳系列-百年經典復刻版經過七年沉淀,于今年6月1號開始在全國所有平臺上線,正式面市。

  2013年,福元昌的一筒老茶在北京嘉德拍賣到1035萬,創造了普洱茶拍賣的最高紀錄。這次福元昌的一提七餅老茶,又于5月27號在香港東京中央拍賣會上,拍賣到2311萬,賺足了眼球,又一次刷新了普洱老茶拍賣市場的價值。成為當之無愧的“最貴普洱茶王”。

  今天我給大家介紹一下福元昌老字號品牌誕生百年之后,我們在原產地做了怎樣的傳承。包括為了今天這款復刻版,我們近幾年都做了些什么。今天有幸請到周重林老師,可以和我們在座的各位一起探討普洱茶的原產地西雙版納,探討百年老字號,探討普洱茶的歷史,以及普洱茶的品質、品飲價值和藝術價值......

  我先簡單地給大家介紹一下福元昌的歷史。福元昌號創始人余福生,生于19世紀末,1926年在易武創辦了福元昌號。其勤奮誠信、選料考究,制作出的茶品優良,使得福元昌在茶號林立的易武大街脫穎而出,1929年,盛名初起,榮列當年“四大名莊”之一。福元昌茶產量并不是當時所有茶莊中最大的,但卻因品質優勝而名揚海外。所以在那個年代,福元昌茶能夠源源不斷地輸送至海外。

  1931年后,因抗日戰爭爆發,所有茶莊全部停業,福元昌也包括在內。1945、46年,余福生及其妻子相繼去世,留下了大批福元昌老字號茶,散落到了香港、臺灣,包括澳門的一些藏家手中。1970年,易武老街上的一場大火,幾乎燒毀了80﹪以上的老號茶莊,福元昌號的老宅幸免于難,但余家人也從此搬離了易武福元昌老宅。1985年,余家后人把閑置的福元昌老宅賣給了上門女婿段氏。現在我們在易武老街上依然能看到的福元昌號老宅,就是余福生福元昌號茶莊的原址。

  2005年,普洱茶復蘇,余家第三代后人著手恢復茶園茶事。2012年,勐海縣福元昌茶廠正式成立。開始對易武老茶園進行數據的采集與研究,并確定福元昌百年老茶園采摘的區域范圍。2013年后,開始對一部分茶園嘗試開采,跟蹤測試,進行持續性研究和試制。2015年我們在香港成立研究與品鑒中心,對福元昌老茶園茶樣進行了規范嚴密的測試,留下了完整的數據。經過幾年的反復試制與觀測,2018年我們正式對這片易武老茶園進行規模開采,并于2019年壓制成餅。福元昌百年經典復刻版上市,榮耀回歸。

  今天我們所看到的福元昌百年經典復刻版,就是再現福元昌號級圓茶之經典。連續7年,我們還原產地,還原茶園,還原工藝,還原配方,還原制茶精神,恪守福元昌百年傳統選料方法,精準復刻與回歸福元昌茶莊傳統的老字號味道,完美地復刻了這款茶。今天呈現在我們桌面上的這餅圓茶,就是這餅經典復刻版。有兩個規格:100克的品鑒裝和357克的收藏版。

  時間成熟、工藝成熟、滋味成熟,用7年的沉淀,今天凝聚而成的這款茶,最后呈現出來的效果讓我們驚喜。這片易武老茶園,植被豐富,山勢陡峭,生態環境極好,鮮少有人干預。2012年我們開始有意識的對茶園做養護,極少采摘。14、15年時這片茶園不同區域呈現了難得的紫芽變異。我們18年規模采摘時,很多茶葉和茶梗是呈紫色的。這款茶口感親和,稠厚甘爽,柔韌綿滑,蘊含著山野氣息。茶葉耐泡,20泡以上甘甜度都很好,且因為有紫芽,喝到身體里,體感溫良舒適。大家在品飲時,可以仔細體會。

  現在我們正在喝的是福元昌老號圓茶復刻版,除此之外我們的傳芳系列,還有福元昌的經典茶款:百年福元昌紫票、百年福元昌藍票和百年福元昌白票。這個系列是福元昌恢復傳統普洱茶之簡靜真美,賦予老字號普洱茶新生機的典藏系列。原料均選自古六山,這幾款茶今年都會上市,值得市場期待。

  邊聽分享,傣族小姐姐邊給我們沏上了百年福元昌紫票,大家在暢飲中繼續了解福元昌的傳承與精神。

  聶素娥:市面上的天價老號茶,引起了我們的很多思考。這些老號茶為什么能夠得到天價認可,為什么會有人愿意出那么多錢來消費一款老號茶。我們作為傳承者,需要去找到百年之前和百年之后的一個鏈接點。我們通過歷史,通過茶馬古道,能夠追尋到的核心就是原料產區。百年老字號的茶,原料均來自古六山,來自易武核心產區。易武產區留下了那么多優秀的號級茶品,優秀的口感,和多年以后的高度認可。我們推測這么貴的茶拍賣到誰的手上估計都舍不得喝,也許就是作為古董收藏,或許在下一輪拍賣場上又能看到它的身影。那么為什么我們的藏家愿意來消費這些老字號茶呢?

  這些號級茶,它的口感是一般常人無法品飲到的,那么它的審美價值和藝術價值,就是百年之后的我們可以去探討與追尋的了。我們現在的工藝和原料不僅對傳統進行了還原,而且原料的選用標準還更高了,因為現代人對審美和藝術的追求越來越高了。很難去比較現在的茶箐與百年之前的茶箐,但肯定會越來越好

  那么,百年之后我們的這款復刻版又會傳遞出怎樣的精神、藝術和審美,這是一個百年老字號在傳遞品牌文化和品牌精神時必須要做的思考。福元昌號,是屬于易武那個時代的輝煌記憶,是那個時代的文化標識,它是普洱茶珍貴的歷史文化遺產,是云南普洱茶歷史榮譽的象征,也是中國茶的原創部分。一個百年老字號茶莊,凝聚的是人們對一個老字號的情感以及文化情結,而我們現在所要傳承的,就是要以優質的茶品,去延續老字號茶莊所蘊含的精神價值,百年之后,我所希望的福元昌,依然是一個時代的璀璨。

  周重林:一百年前的茶我們沒喝著,但喝到了一百多年后復刻的好茶。歷史是人創造的,好的茶葉建立在良好的生態基礎上,好東西是講原產地的,第一要素就是原產地。原產地有好的生態,好的茶種,為好東西提供了良好的生長條件。我們有幸出生在這個地方,面對這些好的東西,就要想辦法來研究它。有一波先人就把普洱茶做成了曬青,做成了這樣與眾不同的東西,他們有辦法,有工藝,傳承了下來,這很了不起。

  我們需要有品茶的人,過去我們老忘了這個事情。制作人和品茶人是分開的,真正懂茶的不一定是制作人,品鑒它是需要知識需要水平的。制作人把它做成了好東西,供應給市場,市場評價的人做出回應,這就像找知己。就像彈琴一樣,一首曲子彈出來,有人聽得懂,你才叫有知音。如果沒有人聽得懂,只有高山,沒有流水,是沒有用的。所以我們原產地和香港這樣的消費地,橫跨了兩個洋。現在雖然坐飛機很快就到了,但過去是相隔千山萬水,逐漸形成了香港、澳門、廣東這些品飲區,有品鑒的人出現,有時間的沉淀。它的價值為什么越來越高,是因為懂它的人越來越多,所以有人愿意為它付出代價。以前我不知道這個道理。我們現在很藝術地說每一餅茶都在等待懂它的人,但那個人你不知道是誰,有一天他突然出現,就會說,嗯,這個茶很好。

  前年9月2號,我們上茶山去探訪古茶園,尋找古老的工藝,尋找那些還沒有被人為干預過的森林。其實我有時候在想,哪有沒有發生變化的地方,有天災,有人禍,萬事萬物都在發生著變化。但是我們不斷通過口感的指引,回去找那些地方。聶姐剛剛說,她努力想恢復過去的生態水平,這個很重要。我們跑了很多地方,發現過去的十年二十年,其實大體上生態變化是不大的,氣候極端就是今年了。

  今年所有人都感覺得到西雙版納的極端熱,但是我們能發現,森林里的古樹茶并沒有死。死的只是沒有遮陰樹的,而且只是表面上死了,下了雨之后又活過來了,它只是短時間的缺水、脫水而已,突然暈厥了。大自然自己的修復能力很強,而且我們知道它有價值。過去我們不知道它有價值,也不知道品飲人在哪里,什么時候出現。所以我覺得像福元昌這樣的茶,它提供給我們很多思考。

  一個優秀的品茶人,他喝得出來這個茶來自哪里,它的苦甜是怎么作用的。在產區的人,他們能觀察得出地肥地瘦,土層如何。但是在銷區的人,一個真正的品飲者,他能通過一個蓋碗,一把紫砂壺,喝出各種茶,哪些滋味是不同的,這些滋味又如何。

  產區的人用大水壺,煮一壺茶,他不知道精細化在哪里,到什么地步。但是品飲區的人能夠清晰地解析出甘苦在哪里,我喝這泡茶的結構是什么,這個真的很了不起。我們過去總是從我們的思維出發,這就是今天我要說的,拍賣行藝術品的價值在哪里,它告訴了我們接下來應該做什么。

  普洱茶是有銷區,有儲藏區,有品飲者,三位一體的。一百年以來普洱茶最成功的就是貢獻了這個價值模型,這也是比起其他茶類成功的地方,很了不起。它必須經過制作人、倉儲人、品飲人,這三者。像我這樣的品飲者,說茶人,我不生產,不儲藏,我只要你泡過來,我坐著喝。這個茶棒不棒,好不好,出水出得快還是慢,投茶量有多少,悶了多長時間,通過喝來辨別。

  作為一個卓越的品鑒人,要知道導致滋味偏差的原因在哪里,可以倒推很多東西,知道要在哪個地方作出調整和修正。到了這個地步,這個市場才完全是成熟的,每一家做的東西都是獨到的藝術品,就像今天的復刻版一樣,限量的,從一開始就定位了這個茶只有極少數的人能享用,沒有什么大眾市場。

  我經常聽到有人說“茶做成這樣怎么能喝呀”!這就是在說跟自己毫無關系的話。就像我自己賣書,經常有人跟我說:“哇,你寫書寫得那么快,有沒有人買啊”?我說:“你有沒有看過我的書”?他說沒有。這就是問題了,你不是我的消費者,你說的任何話我都聽不進去,除非有一天你打開了我的書,覺得有哪里不同意,或者深有感觸,我們就能坐在一起共同討論了。我們大部分人是站在外面說閑話的。

  今天這些藝術品給我們提供了太多價值,直接印證了在云南,能出好產品。從原產地出發,有人在堅守,有老字號的故事,它的精神、工藝、生態是沒有消失的,所以我們在今天同樣可以做出來,而且會比前輩做得更好,因為我們比他們了解更多的信息,知道消費者在哪里,是哪些人。他們那個年代不知道消費者在哪里,不知道后人為它做出什么評價。我們現在知道,有參考。

  我始終覺得,現在才是做茶最好的時代,經過前十年的高速發展,大家都冷靜地靜下來,思考我們應該怎樣來做茶。而且茶行業也真正地出現、形成了一些優秀的品鑒人、儲藏人、制作人。各塊領域都有了,過去我們是沒有的,過去都是自說自話,大量的時間是在相互試探,沒有形成共識,現在已經形成了很好的共識。好的東西,年代更久遠藝術品;供日常飲用的口糧茶,以及提供給極少數人的東西。

  我們要做出這樣的梯子來,每個人在各自的點上面做一些價值。就像我們今天這樣的喝茶方式,已經形成一個潮流。過去沒有人為了一杯茶呢那么挖空心思地搞活動,做這些東西。大家只是覺得沒有其他可以讓自己活下去的東西了,只能賣茶。

  這兩天在老班章,包括以前在易武也好,問得最多的一個問題就是“你們以前茶價不好的時候,賣什么”?人家想了想,還是賣茶啊,只有茶賣啊,茶價再不好,也只能賣這個東西,這是賴以為生存的東西,總有一天,它的價值會被人發現。就像在無數的茶山當中,老班章被人發現;在無數的老字號當中,福元昌被人發現,這本身就是一個發人深省的問題。

  鄭先生:我是個普洱茶的老學生,接觸普洱茶的時間也比較長,但是對于普洱茶的品種,山頭分類,確實不是很懂。對我來說,很簡單的,茶好喝,就是好茶。我來自澳門,雖然地方小,但是對于茶業發展起著很關鍵的作用。中國的茶葉頭一批運到歐洲,就是經過澳門出去的。于是我也有機會可以在那邊接觸茶,了解茶。剛才說到那些老號茶拍賣多少錢,這不是我們能承受的東西。但是我一直在喝老茶,最近經常聽到人家說鄭先生越來越年輕,這跟喝老茶肯定有關系,我這么多年就是這樣過來的。剛才說的福元昌百年品牌,它一定是有優良的品質,我知道它有它的價值在。

  湯夢陽:我學茶兩年,學茶很多時候就會關注歷史人文。翻開這方面的資料,首先映入眼簾的就是易武這一塊,它有自己的歷史。福元昌這個名字就是有歷史的印記,在這個告莊體驗店,也能感覺到古色古香,有文化沉淀下來的一些東西。我來參加茶會也主要就是想了解一下福元昌的歷史。

  再說一下這個茶,沙龍正式開始的前三泡,甜澀為主,水味稍多。我一邊喝一邊想一邊聽著周老師和聶總的分享,覺得這個茶的滋味和福元昌的整個發展歷史還是能夠聯系起來的。一開始的甜和澀就是只有創始人自己才懂的滋味。沙龍正式開始之后,就感覺甜味一直都在,澀味也還在,但沒有之前那么明顯,甜澀交織,而且能感受到它的滑度和厚度出來了,喝著就很高興。從這里我又想到了福元昌重建的故事,這不管是對福元昌自己,還是對茶友來說,都是一件值得慶祝的事。最后兩泡我是故意喝了冷茶,聞了冷香。感覺冷茶的時候香味還更好,甜度變得更明顯,澀味還在,這個一直存在的澀讓我覺得是在提醒著我們福元昌老字號的歷史。

  王先生:這次沙龍有關經典,有關百年老號,有關傳承。易武老街,是當時馬鈴響徹茶山的一個地方,福元昌的歷史見證著整個普洱茶圈的歷史。今天聽了聶總的分享,我覺得自己好像穿越到了福元昌百年之前的盛景,包括老街和茶山的盛景。周老師緊接著分享的內容讓我感觸很深。我們相對年輕,是后輩的制茶人,我不敢說肩上是有什么擔子,但我覺得最起碼我們在不斷開辟新道路的同時,一定不能丟掉優良傳統。

  聶素娥:我們現在喝的是百年福元昌紫票,這款茶正在制作當中,成品預計八月份上市。我們這個傳芳系列的選料都是來自古六山,福元昌紫票的茶園茶區跟剛剛喝的復刻版又不一樣,經常喝新茶的品飲者應該能喝出明顯的區別來。

  我們現在真的生活在一個非常幸福的年代,我們可以成為年輕的茶人。茶圈里的資深美女越來越多,而且真的因為喝茶多而看不出年齡,還有喝了老茶,越來越年輕的鄭老帥哥。過去我們沒有那么輕而易舉地可以從一個品飲者變成一個制作者,百年之前做茶的門檻很高,不可能做到。但是現在就像剛剛我們周老師說的,品飲者、儲藏者、制作者,這三個角色可以很輕松地在一起交流,可以合而為一了。

  現在,我們只要喜歡茶,喜歡喝茶,就可以成為一個從業者。大家可以自由地穿梭在茶山中,尋找自己喜歡的原料產區,尋找自己喜歡的味道。這是我們當代茶人的幸福。我們在喝到好的老茶的時候,從中解讀、打開一段歷史,打開一段時光,就能更好地定位今天要做的茶品,知道什么樣的滋味值得去探尋,什么樣的口感值得品飲,什么樣的品牌值得收藏。

  周重林:我們追尋一些鏈條上的人和事,目的就是為了尋找精神脈絡。生態本身是強大的,也是脆弱的。極端氣候現在越來越多了,現在云南所有的水庫都在加固,因為暴雨就要來了。

  面對極端氣候,人是聰明的,人可以提前預警。我們現在人太厲害了,但是正是因為太厲害,一把斧頭就能砍遍整個森林,所以我們需要克制,需要收縮,我們需要遏制自己的欲望,保護生態。

  今年有很多新聞,都是跟大環境有關的,像什么珠峰變矮啊,我們自己親身經歷的干旱啊。今年茶業復興發了四篇與氣候有關的文章,我們非常強烈地關注這個事情。我到易武,去參加斗茶會,酒店的床都是燙的,我從來沒遇到這種情況。像勐臘也是,大家都在說,勐臘從來沒那么熱過,這說明我們的環境確實是發生了一些變化。還有今年版納出現霧霾,燒荒啊種種,別人在燒荒都跟我們有關系了,說明每一個人都是息息相關的。今天我們有機會,把品飲者、制作者、收藏著合而為一,我們要知道,這是能相互作用相互促進的。

  喝好茶本質上不是在說這個茶有多好,而是說明我們的生活變好了。有錢之后能造作,這就是今天舌尖上的中國,人間味覺等流行的原因了。全世界最貴的東西都是與喝的有關的。好酒好茶,每個人的味蕾都在尋找一個味道。我們總是去尋找打動我們的東西到底是什么。

  我見過很多人寫的品檢報告,讀過很多人的品鑒語。我問人家為什么喜歡這個茶,很多人會跟我說,我喝這個茶被打動了。喝茶會讓人愉悅,不是為了解渴的,解渴有水就行了。你要是拿半桶水給我我絕對喝不完,但是你給我茶,我很快就能喝完,因為喝得興奮啊,續杯率很高。而且不斷地添加、吸收,這個動作本身就讓人愉悅。

  新茶老茶被打開的時候是完全不一樣的。好的東西在你口腔當中流轉的時候,你是在跟它發生關系的,它在刺激你的身體,為你制造了強烈的夢境。漢語里面有一個詞,叫陶醉,就是這個道理。你穿一件很好的衣服,待在一個很好地環境中,都是讓你很愉悅的,直接刺激你的中樞,很過癮。跑步也是一樣,我前兩年跑步真的不是為了減肥,只是為了舒服。減肥是一個硬性指標。跑步,很爽,但要是為了減肥就很痛苦。喝水維持生命很痛苦,但喝茶只是為了開心,這就很棒了。而且我要是喝到個老字號的茶,就更開心了。所以我們為什么要捧著這個火炬,一定要把福元昌這個大旗亮出來,就是這個道理,它讓我們有無數多的聯想空間。有時候想想就覺得很美,我們大量的時間就是想得美,這就足夠了,不一定現實要很美,想象它本身就是一件很美好的事情。

  聶素娥:周老師的這個“想得美”總結的太經典到位了。我認為,一款好的茶一定是要它不同時期都好喝,它的新茶口感就要平和優雅,香氣要迷人。這樣的新茶好喝,才可以“想得美”,才讓人有所期待,想象它以后不同時期的美。我們傳承福元昌的心就是這樣,我們做的每一款茶都是對原料的堅守,我們在茶山打下的根基,基地的建立,我們賀開博物館的設立,都是我們扎根茶山、堅守原料的體現。

  我們希望通過更深入地落地茶山,在原料產區形成我們的核心競爭力,只有這樣我們的茶才可以站在現在的基礎上,放眼未來。這幾年的努力都是為了呈現更好的福元昌,希望滿足所有人對福元昌未來美好的期待,這是我們福元昌竭盡所能要呈現的效果。當然,一個老字號的復興,離不開當代社會與當代人的喜愛與關注,我們,僅僅是一個老字號復興的傳承者與推動者。希望大家喜歡福元昌的茶,讓我們一起期待與見證福元昌的未來,感謝大家來到福元昌。

  干貨滿滿的茶會走到了尾聲,在座的賓客卻還意猶未盡。所幸,福元昌聶總還備了燒烤好酒,端午的美味糯米粽,大家在樓下繼續聊茶,追星,快意人生······

十大熱門
活躍作者